当前位置:首页 > 本地特色
本地特色

阜宁新春村语

发布时间:2013-05-19 18:46:56 来源:本站 作者:管理员 点击量:
阜宁新春村语

        村语同预言,在本质上,同是对未来一年内可能发生的事件进行预先推断,但在表现形式上却有很大的差异。预言是单刀直入,直接了当,逐条列出未来一年内可能发生的事件。村语,则含蓄得多了,它很像一道谜题,教人去猜,人言人殊,各有所本,但谁也不能保证猜中谜底。乡里饱学多识之士,也不敢直言所指何事,只能以“天机不可泄漏”,都是“王顾左右而言他”,少碰这类事。
所以预言像一则通告,使人看得明明白白;村语像一道谜语,像一首诗,令人深思。
其人唐毛窝子,是个唐姓人名,显然不是正名,而是一个人的混名,也就是一个人的绰号,他同张小眼、朱大脚、陈四榔头、顾四牛皮等人的名号一样。睹名思人,物像人形,首先要了解什么是毛窝子,才能将物比人。
        毛窝子,是阜宁乡村在冬天御寒所穿的草鞋,是用芦苇花及稻草作原料合编而成,很像毛茸茸破了口的排球。在其开口处,可将脚丫子穿进去。别看它外形不雅,笨拙不堪草制鞋子,其御寒效果却是一流;在滴水成冰的冬天,穿上它,保证双脚温暖。年青小伙子,穿上它,脚上都会冒出一脚湿湿的臭汗。
一个人像只毛窝子,定是一个五短身材,体形肥胖,像个油葫芦。但是,矮子矮,矮罔矮,人人笑我EVERYDAY型的人,不是一样活泼可爱么?此人一定是个心地善良,乐于助人,无心眼算计别人的大好人。
        唐毛窝子,家住何处,众说纷纭,有人说他家住阜宁南乡,又有人说他是盐城县上冈附近的“外县人”。有人说,他们祖父老太爷,就曾听说唐毛窝子村语,计算起来,此人该有一百多岁了。更有人说,唐毛窝子不是一个真实人的人名,却是一个家族的代号,正如同王麻子剪刀,他们剪刀家族,代代都叫王麻子;毛窝子家庭,代代都应有一个唐毛窝子,负责去听村语,发布村语新闻。这个世袭职务,却是一个无薪给的差事,完全是服务大众,不收分文。单凭这一点,这个人品德操守,虽不能列入十大杰出青年,也该是好人好事代表才对。
        唐毛窝子传家法宝,据说是一只破水瓢,破水瓢是传男不传女,谁拥有这只破水瓢,谁就是家族世袭传人。这位传人标准,并不在乎精明能干,说不定是个文盲,或是一个阿达型的人物。他能承袭听村语重职大任,主要是他要诚实,良善,乐于助人,任劳任怨,去做无薪给的工作。
听村语的程序,是在每年除夕之夜,约是晚上七时至十时之间,先恭请祖传破水瓢,将它放在厨房水缸中,拨动瓢把子,使水瓢在水面上旋转;俟水瓢静止,察看瓢把子指向何方。唐毛窝子遵从瓢把子指示方向,开门出去;蹑手蹑脚,不要惊动人畜;要直线前进,漫荒遍野,逢沟过沟。这样遇到第一家,这一家就是唐毛窝子听村语所在地。不能惊动屋内主人,静静地蹲在窗户脚下,静听屋内人们对语,听上三五句就够了。这些对话,就是村语,它就是关系到阜宁境内未来一年内可能要发生事故的预言。
唐毛窝子谨记室内人们对话,再循原路回家,开始焚香,祭告祖先,告知先祖们已完成听村语的任务。翌日大年初一,有人到他家拜年,即将昨晚听来的村语,告诉拜年的人。于是一传十,十传百,不消一两天功夫,阜宁南乡,各个乡村,就能听到新年村语了。
        其语
        村语,即是乡村人们的言语,也就是日常生活中对话,并无特殊惊人的语句,真是平淡无奇,明明白白,清淡得像一杯白开水,但是它内藏玄机,使人不知意有何指。所以解释村语,也是人言人殊,但在半年之后,或在年尾,村语就显示出它的不平凡处。有时令人莞尔低笑,有时令人拍案叫绝,有时更令人赞叹,真是妙不可言。今举例如下:
       (一)民国二十七年新春村语
        唐毛窝子遵照水瓢指示方向,偷偷地来到一户人家,是一对成亲不久的新婚夫妇。新娘子过门不久,面对新婚夫婿,还有点羞羞答答。阜宁人有洗澡过年的习惯,可是阜宁腊月气温常在摄氏零下十度左右,人们要洗澡时,需要在澡盆旁放置一个火盆,熊熊烈火,使屋内温度升高,和暖如春,人才不会受凉感冒。也许是这位新娘子洗得太仔细,时间太久,火盆内木柴燃烧殆尽,因之室内温度下降,寒气逼人,新娘子便呼叫夫婿,拿些木柴,加强火势。新婚丈夫于是拿些木柴,走进卧室,看到娇妻赤身坐在澡盆内,肤如凝脂,赛雪欺霜,不禁失声道:“哇!你身上真白。”新娘子娇羞万状,赶忙起身穿衣;丈夫看到娇妻丰臀,又叫道:“哇塞,下面更白。”
唐毛窝子听了两句话,“上面白,下面更白”。新春村语,传宣出去,无人能解;不知阜宁今年要发生何等事故。到了十月,发了小南水,阜宁南乡、范公堤以东,部分田地淹水,白茫茫一片;可是到了东陈桥、唐洼地区,田地也大都淹水,白浪连天,此时人们才想起唐毛窝子新春村语,“上面白,下面更白”,原来是这么一回事。
       (二)民国二十八年新春村语
        唐毛窝子静悄悄来到一户人家,是一对老夫妇,正在屋内搓汤圆。老婆婆在和面,把糯米粉放在瓦盆内,加水调和,再用双手搓揉,两手都沾上湿黏黏的粉糊。老婆婆用力提气,突然裤腰带松掉,棉裤因此掉下来了。因为两手沾有湿面糊,自己无法处理,便呼叫老头子过来帮忙。老头手忙脚乱,先将裤带扎紧,再将棉裤腰口向裤带内挤塞。老头子人老力衰,手脚又不灵活,忙活了半天,弄得棉裤鼓鼓囊囊,使老婆婆很不舒服。老婆婆带气问道,“你扎了半天,扎好了没有?”老头子人老心不老,回答道:“扎啦,扎啦,扎了一转子,再扎就到了老河口了!”这是当年村语,当然无人作合理的解释。
这一年,阜宁兵荒马乱,杀戮灾重。在东北方,日寇由连云港攻占东海,夹击淮阴,沿途烧杀。阜宁城内日军,屡屡南犯沟墩镇,同国军隔河对抗,双方互有伤亡,民众也受了池鱼之殃。在西方,日机轰炸东沟、益林。在东方,陈家洋、合兴镇的日军,四出扫荡,* 淫烧杀。日军将阜宁县东西南北,四乡八镇,真是烧杀了一转子,人们才想起唐毛窝子村语,原来是“杀啦,杀啦,杀了一转子,再杀就到了老河口”。阜宁家乡语,“扎”发音同“杀”。
       (三)民国二十九年新春村语
        除夕之夜,唐毛窝子来到一户人家,是个小康之家,一对中年夫妇,还有两个可爱却淘气的儿子,大的十一、二岁,小的约有八、九岁。
吃过年夜饭,家事料理停当,一家围炉守岁。忽听小儿大叫,“爸爸,你看哥哥一头未了又一头”。老爸看到大儿子将头向房门门框上连续碰撞,连忙一把拉住大儿子,问他为何来。大儿子说,几天前听爸爸向妈妈说,前庄王大伯那年在除夕夜不小心头碰门框,王伯母说“一头撞着”,后来王家种田做生意真是得心应手,所以我也想学学王大伯,在今晚头碰门框,可是弟弟看见不说话,反而瞪眼看着我,我就一撞,再撞……撞了下去,他反说,“一头未了又一头”。
这年新春村语,无人能懂,弄得大家一头雾水。这一年,阜宁真是多事之秋,八方风雨,日寇来了不说,又来了一个帮凶,汪伪组织的和平军。再加上阜宁境内,到处都有匹子头(土匪)。军队来了,要粮要草,豪取巧夺;土匪来了,翻箱倒柜,加上抬肉蛋(绑票勒索),阜宁民众的灾难,真是“一头未了又一头”。
       (四)民国三十年新春村语
        唐毛窝子来到这户人家,是一条龙房舍,座北朝南。中间明间是堂屋,正中供奉观音大士像;东间房住着一位守寡多年的老太太,一心向佛,虔诚得很;西间房住的是儿子与媳妇,还有一个四、五岁小孙子,算是一户三代同堂幸福之家。因为忙过年,大家都累了,需要提早休息。儿子查看各处,准备收门,发现老黄狗蹲在条台神桌下,不肯出门守夜。少主人轻声叱喝,老狗就是不理。喝声惊动了老太太。老人家来到堂屋,看到老黄狗眼泪汪汪,注视观音像。老太太看此情形,就说道:“让它休息休息吧。”
新春村语,传出老黄狗不肯守夜,就“让它休息”,大家都以为今年狗儿要走狗屎运了。
这年端午节过后,地方共产党干部给各乡镇下了一道命令,扑杀狗类。因狗类在夜间见人就叫,妨害部队夜间行动,干部们也无法展开工作。阜宁境内狗类扑杀殆尽,真的去休息了,不再守夜了。
        唐毛窝子村语,为什么如此灵验,说穿了,这是中国人的智慧。用一二句谜样语句,去配合将要发生的事故;发生的事故何止千万件,内中一定有一件能符合唐毛窝子村语。这就是唐毛窝子村语灵验的奥秘所在吧。
 

友情链接: